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
首頁 > 學術交流 > 國際交流 > 媒體融合背景下的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建設

媒體融合背景下的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建設
2016-05-04 18:05:29    瀏覽:

 媒體融合背景下的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建設

田豐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媒體融合背景下的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建設

 

促進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融合發展已經寫入“十三五”規劃和政府工作報告,上升至國家戰略高度。2016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更是強調,要推動融合發展,主動借助新媒體傳播優勢。目前傳播領域的一個顯著趨勢是,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新興媒體獲取信息,青年一代更是將互聯網作為獲取信息的主要途徑,新興媒體話題設置、影響輿論的能力日漸增強。

 

智庫類學術期刊是連接智庫建設和學術研究的重要平臺,是傳播智庫研究成果的核心載體之一,在拓展智庫權威性和影響力方面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來自《全球智庫報告2015》的數據顯示,中國是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智庫大國,擁有智庫數量達到435家。從國際知名智庫的建設經驗來看,無一不是高度重視智庫刊物建設,努力通過智庫刊物提升智庫品牌和影響力。例如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主辦的《外交》、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外交政策》、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華盛頓季刊》、布魯金斯研究所的《布魯金斯評論》以及蘭德公司的《蘭德評論》等均具有廣泛的國際影響。

 

在媒體融合的大潮下,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打造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是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客觀要求和未來發展趨勢。智庫類學術刊物在文風上既不同于一般大眾化的財經新聞類刊物,也有別于純粹的學術期刊。與財經新聞類刊物相比,智庫類學術刊物更加強調所刊發文章的理論性、專業性以及研究的深度與廣度。與純粹的學術期刊相比,智庫類學術期刊更加強調所刊發文章以嚴謹平實的語言向政府、企業、咨詢機構、科研單位、高校等多領域、多層面的讀者相對廣泛地傳播思想創新的最新成果。

 

如何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深入融合發展是智庫類學術期刊當前面臨的重要問題。以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學術期刊數據庫收錄的643種期刊為例,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調查與數據信息中心)的調研結果顯示,在刊網融合方面主要存在以下問題:一是網站建設水平總體偏低,雖然80%左右的期刊開通了網站,但是功能與內容相對比較單一,在讀者服務、交流互動等方面存在明顯不足;二是新媒體平臺在學術期刊中的應用程度有待提高,目前僅有18家期刊開通了新浪博客,31家期刊開通新浪微博,71家期刊開通微信;三是大數據時代數字出版及開放獲取意識有待提升,對于數字化和新媒體融合發展前景及方向仍在探索中。

 

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打造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主要應打好“三張牌”:

 

一是打好“數字化牌”。新興媒體發展的內在動力在于數字化和數字化程度的提高。數字化時代,不僅大眾的閱讀習慣在發生改變,而且研究人員信息利用行為也在調整。“新媒體、新技術環境下研究人員信息利用方式”課題組調研發現:網絡獲取研究信息已經常態化;移動設備的使用助推了移動互聯網在研究行為中的應用;即時通訊軟件在互聯網新媒體中使用最為普遍;網絡搜索引擎是科研信息獲取時最重要的網絡工具;學術文獻全文以網絡獲取為主;社交網絡已經成為獲取研究信息的重要方式。因此,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應加強期刊網站建設,突出辦刊特色,完善欄目設置;綜合利用大型學術網絡平臺、主流門戶網站、期刊集群網絡平臺、博客、微信公眾號、微博、APP客戶端、微信群和朋友圈推送等方式多渠道傳播學術成果和思想創新;在內容上針對不同渠道的傳播特點,對紙本內容進行再加工,充分使用文、圖、聲、光、電等綜合表現形式,對傳播內容進行全方位、多側面的立體式展示。

 

二是打好“用戶牌”。“用戶至上、體驗為王”是互聯網思維的根本特征之一。與大眾傳媒相比,學術期刊受到新媒體的沖擊相對較小,原因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學術期刊經過長期發展已經建立公信力;二是在當前的科研評價體系中,科研人員研究成果的數量及所刊媒體的級別是關鍵性指標。這兩點決定了學術期刊在作者投稿和讀者閱讀方面享有自身優勢,新媒體在短期內難以動搖,也同樣導致學術期刊基于用戶體驗整合資源和開放辦刊等方面步伐相對緩慢。智庫類學術期刊提高用戶體驗的關鍵在于打造學術社區。在學術社區,讀者、作者與學術期刊的聯系不僅停留在單篇文章的發表與閱讀,而且是以社區成員的身份,為期刊貢獻主題、觀點和材料,甚至實現流程再造,而學術期刊也可以利用新媒體平臺,聚合產業、政府、學界各方面資源,進行學術交流研討、共享信息、網上調研等,從而將紙質學術期刊單向的、一次性的內容傳播和交互方式發展為網絡式、聚合式、反饋式的內容傳播和交互方式。

 

三是打好“融合牌”。新型智庫類學術期刊是連接智庫建設和學術研究的重要平臺和傳播智庫研究成果的關鍵載體,在其發展過程中不僅要將公信力強和學術信息源充分的傳統優勢與新媒體服務用戶、關注用戶體驗和互動力強的特點相融合,大力創新內容、組織與平臺,更要完善科研和學術期刊評價體系。影響因子是國際上通行的期刊評價指標,即某期刊前兩年發表的論文在該報告年份中被引用總次數除以該期刊在這兩年內發表的論文總數,其復合影響因子是以期刊綜合統計源文獻、博碩士學位論文統計源文獻、會議論文統計源文獻為復合統計源文獻計算,綜合影響因子是以科技類期刊及人文社會科學類期刊綜合統計源文獻計算。可以看出,單純以影響因子來評價智庫類學術期刊實際上導致了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在評價領域的“精神分裂”。學術期刊評價體系也應打好“融合牌”,充分考慮智庫類學術期刊在多種媒體上的影響力,科學評估,以更好地服務于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這一大局。

 

(作者單位:北京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上一篇:行業媒體融合報道做好"加減法"
下一篇: 媒介融合背景下的融合新聞報道

學會簡介 | 學會章程 | 組織機構 | 理事會 | 會員單位 | 聯系我們 | 關于學會
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 赛车 胜负彩进球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福利彩票22选5走势图 4377mg登录 幸运飞艇在线直播 买啥足球好 福彩瑞app 最新手机游戏 网上牛牛牌游戏骗局 腾讯分分彩数据从哪来